優質醫療資源匱乏,無法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需求,是當前我國醫療衛生事業存在的突出矛盾之一,也是每家公立醫院必須思考和回答的一張時代答卷?!靶梳t療”,以質量和安全為前提,強調充分利用醫療資源,以最短時間、最佳質量、相對節約費用,達到最優療效,服務更多患者。在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現象仍待破解的今天,推進“效率醫療”改革,是響應習近平總書記號召,健全現代醫院管理制度的有效抓手,是以患者為核心,優化配置優質醫療資源的有效途徑,是符合國家需要、患者需要、醫院需要、員工需要的必然選擇。

最近,兩張截然不同的榜單,指向同個問題,引起我的深思。

一是公立醫院“國考”榜單。國家三級公立醫院2018年度績效考核成績日前公布。在這場備受矚目的“國考”中,全國共有12家醫院獲得“A++”等級,其中浙江省就有3家醫院入圍,我院榮登全國第九、全省第一榜單。復盤這次考核,我們發現,40%的考核指標都與“效率”緊密相關。對單家醫院而言,它所指向的,是優質高效的醫療服務;它所呼喚的,是更加現代的管理制度。

二是“全國最堵醫院”榜單。國家信息中心大數據發展部等單位發布《2020Q2中國主要城市交通分析報告》,公布了全國十大最擁堵的三甲醫院。慶幸的是,這些年,在交管部門和城市大腦的幫助下,我院就醫“停車難”問題大大緩解,沒有出現在榜單上。但患者對優質醫療資源的渴求,從“堵車”中便可見一斑。

思考最新的兩張榜單,結合10余年來的治院實踐,我更加確信,推進“效率醫療”改革,已是當務之急、大勢所趨。

什么是“效率醫療”

“效率醫療”不等于“效益醫療”?!靶б驷t療”以利益為導向,強調金錢收益;而“效率醫療”以患者為核心,強調質量、安全、數量,結合我院的理解和實踐,就是充分利用醫療資源,以最短時間、最佳質量、相對節約費用,達到最優療效,服務更多患者。在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當下,它能起到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作用,全面促進服務容量、患者口碑、員工能力、團隊士氣等的提升,實現醫院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贏。

平均住院日,是折射“效率醫療”最重要的評價指標之一。對此,全球醫院孜孜以求。因為,在確保醫療服務質量的前提下,有效縮短平均住院日,既能使患者減少費用,也可使醫院資源成本最小化、綜合效益最大化。

上世紀90年代至今,美國醫院在總量減少23%、病床數下降39%的情況下,平均住院日持續降低,近年來已穩定在5.5天左右。但這背后,美國總人口增長了50%,醫療服務高需人群(65歲以上人口)增長了127%,人均預期壽命從72.6歲延長為78.7歲!這就是“效率醫療”的功勞。

2018年,我國醫院平均住院日為9.3天,雖與美國有較大差距,但縱向比較,已從1992年的峰值16.2天降低6.9天,降幅達42.6%。而從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來看,2010年至2018年,全國醫院以92.47%的床位數增長(按照84.2%的床位使用率,實際增長率應為77.86%),容納了110.18%增長率的住院患者。若非醫療服務能力與水平的提升,這種增長是不可能實現的。

為縮短平均住院日,提高患者滿意度,2009年以來,我院從上至下進行管理改革,不斷加快床位周轉率,讓有限的床位資源,得到有效的利用。其中一項創舉,就是自2010年5月起,打破科室利益壁壘,率先在全國建立全院統一的床位協調中心。改革一年后,平均住院日就縮短1.75天,病人等待手術的天數縮短1天,出院人次增加18.75%,手術臺次增加19.68%。

近年來,在三四類疑難手術總量和疾病難度系數保持全省第一的情況下,我院平均住院日依然持續下降,從2009年的11.96天下降至2019年的6.09天,減少了5.87天,其中三四類疑難手術平均住院日減少了7.42天!當然,這個數字還不夠理想。我希望,通過這次“效率醫療”改革,平均住院日能在兩年內下降至5天。

后疫情時代,公立醫院迎來新一輪擴張,“跑馬圈地”現象層出不窮。但無論是面對我國優質醫療資源短缺的當下,還是回眸歐美發達國家醫院走過的道路,一味地擴建新院、增加床位,并不是解決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問題的根本之道。只有每家醫院切實地推進“效率醫療”改革,提高每張床位的利用率,才能從短期和長期兩個維度,真正破解中國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的困境。

“效率醫療”怎么抓

除了平均住院日,費用消耗指數、床位利用率、床位周轉率等指標,都是“效率醫療”的直觀反映。

這些指標的好壞,與新技術新項目、信息化、運營管理、設施設備甚至醫院文化等因素都休戚相關,是對醫院管理、運行效率等綜合能力的深度考量,既需要行之有效的方法來推進,也需要強大周密的體系來保障。

那么,“效率醫療”改革到底怎么抓,突破口在哪?

10余年的治院實踐和體會,讓我看到一條清晰的實現路徑:創立“患者全程管理中心”,構建“院前—院中—院后”聯動機制,最大限度地縮短待住日、待床日、留床日,從而大幅提升醫療效率和患者滿意度。為抓好這項系統工程,醫院還專門成立“效率醫療”領導小組和工作小組,由其牽頭抓總、協調各方,舉全院之力推進改革。

推動日間服務,尤其是“高難度診療”的日間服務,是至關重要的一個抓手。它需要院前的評估到位、檢查到位,需要院中的精準醫療、快速康復,也需要院后的隨訪等服務來支撐。只有各項措施齊頭并進、無縫銜接,整個鏈條才能環環相扣、高效運轉起來。

2005年,我院率先在全國探索日間服務,并于2011年正式成立日間手術中心。當時,日間手術在國內的接受度并不高,患者時常發問:如何保障我的安全?為此,我們堅持精細化管理理念,以質量安全為前提,首創“三準入、三評估、三隨訪”模式,對日間服務進行全流程嚴格管理。三準入,即患者準入、醫生準入、病種準入;三評估,指術前評估、離復蘇室前評估、離院評估;三隨訪,則是術前隨訪、術后24小時隨訪、計劃隨訪。這種情況下,患者安全是完全可以得到保障的。2019年,我院共完成2.8萬臺日間手術,數量占住院總手術量的30%,涵蓋374種手術,包括支架植入、膽囊疾病、聲帶息肉、關節手術……部分病種手術費平均下降30%,受到患者和社會的廣泛認可。

今年以來,圍繞“效率醫療”改革,醫院大力推動日間服務,將日間手術、日間化療、日間放療、48小時手術推向常態化。這個過程中,我欣喜地看到,部分“點”上出現的改變和突破??梢哉f,“效率醫療”的“倒逼效應”已然顯現。

曾被當作是“大手術”的肺癌根治術,在我院胸外科團隊的努力下,通過“微創+日間”,患者1天至兩天即可出院,預住院患者也只需等待2天至3天,目前已開展近700例;我本人率領心臟瓣膜團隊,以身作則、大膽創新,使接受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術的患者,實現術后4小時下地、次日出院,且比例已高達1/3;近段時間,骨科髖關節團隊也涌入改革大潮,成功完成10多例髖關節置換日間或48小時手術……更多復雜疑難手術的“日間化”,讓整個醫院的運轉效率和服務能力大大提升。

于患者而言,盡早開展手術,盡快康復出院,就能盡快回歸正常生活。因為醫院人流量大,住院時間越長,感染風險越大,積極康復、早期出院、在家休養,更有利于手術傷口愈合和身體功能恢復,也可大幅降低醫療費用。

由此可見,“效率醫療”帶給患者的,就是更少的折騰、更快更優的診療服務;對大醫院來說,也能服務更多患者,承擔更多社會責任。我也確信,這是一條革新管理、跨越發展的必由之路。

“效率醫療”催生“效率文化”

在我國新一輪醫改的巨浪中,公立醫院作為基層單位,需要承擔起各項改革重任,從國家醫學中心建設、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到醫療資源優化分配,不一而足?!靶梳t療”從結果導向出發,將千頭萬緒、千絲萬縷的各項改革重任統籌一體,讓全院上下心往一處想、智往一處謀、勁往一處使,形成合力、產生效力?!靶饰幕庇纱藨\而生。

偉人毛澤東有句名言:人是要有點精神的。我院是一家具有150年歷史的老牌醫院??缬蛉齻€世紀,歷經風霜雪雨,始終不變的,是“患者與服務對象至上”的核心價值觀。近年來,我院作為國家創傷區域醫療中心、國家心血管病區域醫療中心建設單位,在各種急難險重任務中主動出列、積極承擔,如高質量完成G20杭州峰會醫療保障任務,完美救治杭州“7·5”公交車事件、古墩路爆燃事故及臺州貓貍嶺隧道事故傷員,最近又在全力救治“6·13”溫嶺爆炸事故最危重傷員,也因此凝練了獨具魅力的“浙二精神”:舍小家、為大家的奉獻精神,敢于拼搶、不畏艱難的革命精神,精益求精、嚴謹求實的科學精神,團隊協同、眾志成城的合作精神,對標國際、精湛醫療的創新精神。正是“有點精神”的勁頭,讓百年名院老樹新枝、厚積薄發,向著建設具有鮮明學科特色的國際品牌醫院的愿景,不斷奮力奔跑。

“效率文化”,是醫院核心價值觀和“浙二精神”在“效率醫療”改革中的自覺流露、鮮明表現。以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術為例,為實現患者術后4小時下地、次日出院的目標,團隊要對手術流程進行優化和再造,將快速康復的理念貫穿全程。臨床醫生需不斷精進技術,而麻醉醫生要改氣管插管的全身麻醉為不氣管插管的深度鎮靜,護理人員則得圍繞患者,開展健康教育、早期活動、疼痛控制、預防深靜脈血栓等各項措施……這種天衣無縫的協作,便是“效率文化”的生動寫照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“效率文化”的浸潤下,小到床位資源優化、績效獎懲考核,大到青年醫生培養、學科建設發展,全院各個層面都在發生深層次的改變。如在獎勵措施的引導下,曾經很難推動的跨科收治患者和“借床”已成為現實,三甲醫院寶貴的床位資源,因此得到優化配置,科室之間也形成了良好的競合關系;部分有技術、沒臺次的青年骨干,被挖掘出生產力,活躍在復工復產的舞臺;快速康復機制從日間病房,大步邁向全院病區,成為醫護和患者的共同追求……國家需要、患者需要、醫院需要、員工需要,“效率醫療”引發的同頻共振,是令人欣喜,也值得期待的。

黨的十九大以來,黨中央、國務院已從頂層設計和制度建設,對醫療衛生事業改革進行全面布局,并多次強調要健全現代醫院管理制度,全面建立優質高效的醫療衛生服務體系。公立醫院是我國醫療服務體系的主體,是人民群眾看病就醫的主場所,是實現醫療服務高質量發展的主力軍。當改革重任落在肩頭時,我們必須思考,如何扛起重責、翻越高山,蹚出一條轉型發展的新路子。俯瞰當下,仰望未來,“效率醫療”是我院的追求,或許也可成為一條普適的道路。

(作者: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黨委書記 王建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