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村賬鄉管”中的新問題亟待重視

發布時間: 2020-09-07 09:35 | 來源: 人民政協報 | 作者: 劉鵬飛 秦風明 | 責任編輯: 江虹霖

實行“村財鄉管”后,農村財務管理步入了規范化、制度化軌道,對提高農村財務透明度、加強農村財務管理、減少不正當開支、減輕農民負擔起到了重要作用,得到了農村基層組織和廣大干部群眾的擁護和支持。但目前“村財鄉管”在實際操作過程中還存在著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亟待改進解決。近日,農工黨長治市委會對山西省長治市部分縣區農村進行了深入調研,發現“村賬鄉管”在執行中存在一些新問題。

流程繁瑣、監管缺位,制約村級經濟發展

鄉鎮政府重管理輕服務,“村賬鄉管”流程繁瑣。由于報賬流程涉及環節多,直接影響到村上一些正常工作的開展和為民服務事項的辦理等。例如,襄垣縣古韓鎮栗家嶺村被評為“全國鄉村治理示范村”,年集體收入10萬余元。近年來村里積極探索以“十戶聯創”為載體的鄉村治理模式,通過量化評分,每月召開一次評議會,每季度實施一次獎勵,為鄉村有效治理提供了模式和樣板。據村會計反映:村里的日常開支較多,每報一個單子都需要鄉農經中心主任、分管農經中心領導、包村片長、分管副鎮長、鎮長5個人簽字,經常去了找不全人,簽字困難。同時,村里每年往鎮里報的各種資料、報表,上級都要求U盤、電子版、紙質版缺一不可,一個小村每年光材料打印復印費用都在上萬元。以上情況不僅耽誤事,更重要的是由于效率不高,村干部的辦事積極性受到阻滯,影響村級治理能力有效發揮。

鄉鎮核算中心履職和監督缺位,存在廉政風險?!按遒~鄉管”主要模式為鄉鎮成立農經核算中心,村級報賬員報賬,核算中心人員記賬,集中核算。由于專業會計人員少、業務量大,鄉鎮核算中心實際上僅是“報賬式審核”管理,只停留在賬務處理和憑證合規、財務手續審核上,未能對支出業務真實性、合規性進行審查。個別村為了辦事方便,出現了收入不入賬、體外循環坐收坐支現象;同時,在村賬批報過程中,一些鄉鎮干部故意刁難,極易產生個別鄉鎮干部利用簽字權吃拿卡要、插手村級工程項目的風險。

“村賬鄉管”影響企業正常經營活動,制約了村集體經濟做大做強。上黨區韓店街道韓店村除入股陶清河水泥廠外,僅依靠門面房租賃年集體收入1000余萬元;上黨區南宋鄉東掌村依靠煤炭產業、投資公司、旅游開發公司等5家村集體企業,2019年集體收入1.38億元。這類集體產業體量巨大的村,每一筆收支往來都需要到鄉里報賬,干預了企業正常經營活動。而對于村級來說,集體企業財務無法獨立核算,“村賬鄉管”也在一定程度上已經阻礙了村集體經濟做大做強。

探索新機制,助推集體經濟更好發展

基于以上問題,建議如下:

一、優化“村賬鄉管”報賬流程,提升鄉鎮公共服務職能。鄉鎮政府要增強服務意識,提升服務效能,建立統一管理服務平臺,實現一站式辦理。優化報賬流程。由原來的5人簽字,改為明確由鄉農經核算中心主任和包村鄉鎮領導2人簽字,中心主任負責財務憑證手續合規審核,縮短報賬時間,提高辦事效率。嚴格執行村級財務公開制度,對涉及農民利益的重大問題以及農民關心的經濟事項要及時公開,對村集體財務收支情況定期公開,同時村委會應對公開資料進行整理歸檔并妥善保管接受檢查監督。

二、建立健全監督機制,提高“村賬鄉管”工作科學化水平。鄉鎮政府要完善內部審計機制,嚴格財務管理制度,加大對鄉鎮財務人員的監督力度,組織農經、民政、紀檢等相關專業人員,明確職責,對上級資金進行定期監督檢查,對農村組織涉及收取款項定期跟蹤,做到款項收支合理,確保每筆涉農資金用到實處。對村集體經濟規模較大且企業數量較多的村,要引入第三方審計和財務公司進行專項審計監督。農經部門應定期對鄉村干部進行法律、農經財務知識培訓,加強廉潔自律教育,尤其對鄉村財務人員進行業務知識培訓,確保各項惠民政策和制度及時有效落實。

三、助推村集體企業進行現代企業制度改革,對具備一定規模企業賦權財務獨立核算。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,鄉鎮政府結合本地實際情況,通過調查摸底,為村集體企業分門別類建立動態臺賬。要大膽探索、勇于創新,對村集體收入較小的,可繼續實行“村賬鄉管”制度;對村集體收入較多且村級組織受過國家級、省部級表彰的,可在“村賬鄉管”的同時,給予村級組織一定的資金自由支配額度,用于日?;顒铀?;對村集體收入數額巨大且集體企業數量多的,積極推動建立現代企業制度,探索實行企業財務獨立核算,通過實行現代企業管理制度和公司化運作,助力村級集體經濟做大做強。

(作者劉鵬飛系山西省政協委員、長治市政協副主席、農工黨長治市委會主委;秦風明系農工黨員)

内蒙11选5开奖走势图